用户名 密  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   返回首页 | 加入收藏
浙江商务预报

甬城老外贸造潮牌拓内需 让宁波装潮起来

文章来源:宁波市商务局   作者:宁波市商务局   发布时间:2020-07-30 09:14:33

    7月18日,宁波又诞生了一个新的服装品牌,名字叫“Rickyoung”。品牌创始人Ricky(杨树椋)和CEO鲍惠虹在品牌首场发布会上喊出了自己的第一个小目标——“5年打造中国第一潮牌”。

    转型进军潮流前沿

    其实鲍惠虹原先和宁波服装业大多企业家一样,做外贸起家。十几年前,她就穿梭在广交会、科隆服装展等地,是改革开放后宁波装出口的元老了。

    “很早之前,我就开始思考,我们宁波服装产业如此发达,为什么鲜有时尚潮流品牌?我们的制造技术这么精湛,供应链这么完善,为什么我自己不能创立品牌。为什么如今国际知名的潮流品牌没有我们宁波人的一席之地?”这是鲍惠虹的灵魂拷问,也是宁波服装业一直在思考的问题。

    疫情之下,外需低迷,鲍惠虹终于鼓足勇气投身国内市场。与另一位品牌创始人Ricky一道开启了一场未知的冒险。

    说他们是知难而进一点也不夸张。首先从外贸转做内贸就是一个巨大的挑战,在他们之前,宁波服企其实在这方面做过许多尝试,但真正能在国内市场站稳脚跟的并不多。如依托先进制造技术和供应链优势崛起的马威,再如依托打造麦儿兔IP建立品牌营销的麦中林,亦或是勇闯潮流前沿的实拍品牌IT’S UP,都还没有在市场中成功突围,有的节节败退,有的则勉强度日。

    其次,Rickyoung要做的是潮牌。宁波著名品牌策划人孙维辉曾这么评价目前宁波服装的品牌结构:杉杉、罗蒙是上世纪崛起的服装品牌,以大规模工业生产为主导,有明显的工业品牌烙印;太平鸟、GXG、唐狮等等是第二波崛起的品牌,从工业品牌逐渐向时尚品牌过度,但仍然维持着大规模的渠道和大批量生产的特征。而潮牌则属于文化品牌,卖的是价值观和情感共鸣,需要极强粘度的客户属性和认同。

    相比目前市场上的快时尚品牌,潮牌的倍率明显更高。比如优衣库的一件联名白T恤,可能100~200元,而Supreme相似的商品可是500~800元,如日本的潮流川久保玲、吉田耀司等可能就更高,突破千元;更别说TB、范思哲等轻奢潮牌和奢侈品牌,倍率就更加夸张。其实这些品牌中的许多OME代工厂就在宁波,出厂价也就十几美元。正是由于品牌的调性让他们有了几十倍甚至几十倍的溢价,这就是潮牌的立身之本,必须要有强大的文化输出能力和吸引力。

    “定价高了没人买,定价低了就掉份儿,够不上潮牌的格调。”这是知乎网友对潮牌的评价。目前国潮品牌中,比较成功的如江南布衣旗下的“速写”,一度成为溢价率最高的国潮之一。但目前也进入一个瓶颈期,在快时尚和调性之间艰难抉择。因此摆在Rickyoung面前的路不算好走。

    让宁波装潮起来

    但天下的事情再难都会有人尝试。在“246”产业中,服装纺织产业在前面加了一个定语,叫做“时尚纺织服装”,而宁波的服装节也从去年更名为时尚节,充分体现出目前的产业导向。因此,Rickyoung的出现也迎合了目前我市对产业的定位。

    能喊出“五年中国第一潮牌”的目标,Rickyoung还是有一定底气的。

    这个底气大多源自于创始人Ricky。他是一名明星形象造型师,服务的艺人包括羽毛球巨星林丹、影视明星海清、汪东城等等。在20余年的造型师生涯里,积累了独到的审美情趣、潮流嗅觉和明星资源。发布会现场,众多明星身着Rickyoung品牌发来祝贺视频。接下来,这些明星也会在不同场合为品牌做推广。

    同时,Ricky也在品牌中植入了中国独有的禅文化。“我们中国的商务精英和高端人士在出席正式场合时,通常着西式正装或礼服,但这样很难满足彰显自我的个性化需求。我们会努力做出一些能代替西服,又体现中国文化内涵的服饰,进而让品牌在市场上独辟蹊径。”他说。

    国研经济研究院东海分院执行院长陈旭钦认为,随着中国在全球的政治经济地位日渐提升,中国文化的向外输出变得格外重要,如何通过服饰展现文化自信,是目前民族服装企业需要思考的问题。这是Rickyoung品牌的独到之处。希望这个宁波新潮牌能乘风破浪,走出一条路来。

    随后,他也表示,作为一个新品牌,Rickyoung还是需要进一步明确自身的风格定位和目标客群,同时需要创造更多的文化场景,让消费者进一步产生认同和共鸣。